茉莉花真香啊!

喜欢看小说

第八章:渡劫

蓝曦臣把江澄带到了庙里,发现他的情况十分不好,魂力在渐渐的消失,甚至连容貌都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蓝曦臣赶紧用自己仅有神力帮助江澄,而江澄也在蓝曦臣的帮助下慢慢的清醒过来。

他很明白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蓝曦臣一个办法,让他们两个人共用一个心,并且需要尽快找到有莲花开的地方,把他放入池中让他疗伤。

虽然内心很急,但是蓝曦臣还是稳住心绪,慢慢把自己的灵力输送到江澄身上,保全江澄的魂力。

远在神界的灵也感觉到了江澄危险,立即到他住的地方找到了银铃,然后寻到了江澄的所在地。

看清后江澄的状态意识到情况非常不对,立即输送自己的神力。

此时天空黑压压的,有一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压迫感。

三毒在江清的手中显得极不安分,剑身轻轻颤动。

江清看着躁动不安的三毒,立刻通知了家人。

三毒是江澄的佩剑,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一种可能,三毒的躁动极有可能跟江澄有关。

这时外面突然狂风大作,天空黑压压的,时不时闪过雷电与天火。

这是有人渡劫吗?

可有谁渡这么危险的劫,这完全是不让对方活的感觉。

情势太过危急,江溪让所有人进入紧急状态,并立即启动江家的保护罩。

就在天火快速的从天空落下来时,从灵的身上出来的银铃化做人形去接住天火,可是很快又从天空下快速砸下来下来时,这时躁动不安的三毒快速的从江家的保护罩飞穿而去,同样化做人形去接住天火。

而当银铃看到三毒时,彼此在心里说一句好久不见。

越来越多的天火从天而降,三毒与银铃也支持不住,但他们用信念支撑着他们,在他们身边的天火越来越多,包裹他们,很快在天空燃烧了起来,但他们没有退缩,因为他们知道一旦退了江澄便再无活路。

当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时,他们知道江澄还活着,在渡劫,可放远望去哪里有江澄的身影。只有两个人在莲花池边往莲花里输送灵力。

到所有人都快受不了这灼热感时,天火在慢慢的消失,天火的消失却并不见三毒与银铃,而三毒与银铃的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片紫色的花瓣,随后紫色的花瓣快速的朝着莲花池飞去。

蓝曦臣与灵见此情况快速收手,退到一边静静观察。

而这时的仙门百家也快速的从这边赶,当赶到时就看到九瓣莲缓慢的往上升,吸收此地方的灵力作养份,似乎在恢复自己受的伤。


不多时却又见九瓣莲在慢慢的消失形成一个人影,待人影完全显现,是原来的江澄。


看到此处,众人都惊呆了,毕竟江澄已故是众所周知的事。


金凌看着那个人,心下酸涩,开口想喊却发现自己喊不出声来,不是因为他激动发不出声,而是他被人禁言了。


他转头看向蓝曦臣,却见蓝曦臣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江澄没有苏醒,身体却慢慢的朝天空飞去。


灵知道莲的天劫来了,当初只是不知何时,也不知何地罢了。


这是天帝曾算过,然后告知了他。


而今看着江澄,灵微微皱眉,这里是莲的家乡吗?

蓝曦臣看似轻松却是很紧张,一眼不眨的望着天上,衣袖下的手握的紧紧的。


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渡劫之人清醒着都危险万分,更不提江澄是昏迷的。


眼见一道道的雷电砸在江澄的身上,可江澄好似不知疼痛,就那样无知无觉的闭着双眼。


突然一道很粗的电劈江澄,诡异的事就发生了,天空中一幕幕影像快速翻转。


最后他们都知道了,江枫眠等人为什么已死却又活了过来,也知道了江澄把金丹还给了魏无羡。


然后随着一道道雷电的劈下,那些记忆碎片破碎消散。


雷电停了,天空放晴降下柔和的光包裹江澄,片刻光芒散去,江澄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里无悲无喜,无人知道他已经永远忘记前尘,只记得在神界的事。


江澄扫视一周,目光略过江枫眠等人,没有半分情绪,只是转身离开。


“阿澄!”


江澄听到了身后的声音,里面有着浓浓的着急与关切,可是他没有回头,他甚至不知道那是在叫他。

前尘往事,无关于他了。

@风落 大大辛苦了

曦澄

第一章:乱了谁的心扉

预警这篇文是Be

你踏雨而来,携一把油纸伞,与我的狼狈相比,你连发丝也未乱分毫,就是这样的你,把伞塞到我手中,留下刻薄却温情的言语后冒雨而去,从此我的梦里多了一个身影。

蓝曦臣

蓝曦臣闭关三年了,谁去开导都没有用,最后被蓝启仁以死相逼才出了关。

夜色沉沉,只有雨打树叶发出声响,不一会儿步履匆匆走来一个白衣男子,白衣上沾了污泥,发丝也被雨水打乱,还有几缕狼狈的贴在俊美而苍白的脸上。

大抵不会有人相信,风光霁月的泽芜君有一天竟然会如此狼狈,若叫蓝启仁知道,只怕是免不了抄家规了。

而蓝曦臣之所以这么狼狈,原因仅仅是带弟子出来夜猎忘记带伞了,此时甚至和弟子们走散了。

脚下一滑,蓝曦臣差点没站稳。

看着不断落下的雨珠,蓝曦臣轻叹一口气低下头去,一时没再迈开脚步。

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突然感觉头顶没再落下雨了,同时看见身前出现一双靴子。

蓝曦臣愣了一下,缓缓抬头,紫色的衣摆,再是胸膛,然后是脸,最后对上一双含着怒意的杏眸。

蓝曦臣:“江宗主?”

江澄嗤笑一声:“怎么?泽芜君这是淋雨淋傻了,连江某都不认识了?”

蓝曦臣有些窘迫:“没有。”

江澄看着蓝曦臣这幅要死不得活的样子就生气,不耐烦的把伞往前递了一下,“拿着。”

“这……”蓝曦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伸手去接。

江澄不想多和他废话,直接抓起人的手把伞塞进去,然后转身就走。

可是没有走两步江澄就停了下来,“蓝曦臣,你还要怎样?任性也该有个度,难道你要一辈子把自己困在金光瑶的阴影里吗?他最后为什么推开了你重要吗?难道他做的一切就能因此洗清了吗?是非对错,恩怨情仇,这些错综复杂的谁又说得清。蓝曦臣,蓝家家主,举世无双的泽芜君,不要让我瞧不起你。”

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雨幕里,被雨水打得冰冷的手背仿佛还残留着江澄手心的温度,甚至有些微微发烫。

不多时,蓝家的小辈蓝景仪和蓝思追找了过来了,蓝曦臣这才知道原来与他失散之后蓝家弟子遇到了江家人。

他们找不到蓝曦臣,无奈之下只好拜托江澄帮忙,也好在江澄虽然凶名在外,但还是帮他们找人,就是刚刚江澄回去告诉他们蓝曦臣在这边的。

等三人回到避雨的山洞时,发现江澄已经带着江家弟子离开了,只有蓝家弟子还在。

蓝景仪:“江澄虽然凶,但好像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嘛。”

蓝思追:“景仪,不可妄议江宗主。”

蓝景仪:“哎呀,我就是随便说说,而且又不是说他坏话。”

垂眸看了看手里的伞,蓝曦臣微微失神。

带着江家弟子离开,不仅是因为江澄本来就没有打算和蓝家弟子混一起,还因为他实在不想看见蓝曦臣那张颓丧的脸,心里不爽蓝曦臣为了一个金光瑶就成了这个样子。

江氏大弟子为江澄撑着伞,看见江澄脸色难掩的怒意,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也知道他们宗主生气肯定是因为蓝家那位泽芜君,毕竟他们宗主找到了蓝曦臣后才满脸不爽的带着他们冒雨离开。

其实江澄也不是什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尤其是蓝家的事,所以蓝曦臣怎么颓废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江澄忘不了那年于乱局之中朝他伸出的手。

就像外界知道的那样,江澄讨厌蓝家,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不讨厌蓝曦臣,相反的在心里一直记得射日之征蓝曦臣找到他,帮助他的情谊。

在江澄的心里,蓝曦臣是当得起蓝家风范的第一人,风光霁月的泽芜君就该一直是温雅君子,心胸宽阔的大义之士。

心里的蓝曦臣越好,看到蓝曦臣那副憔悴颓废样的江澄就越生气,蓝曦臣不该是这样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望,他是忍不住恶语相向,也是因为这个,他实在不想再看见蓝曦臣,带着江家弟子离开。

直到夜猎结束蓝曦臣也再没有遇见江澄,他不知道江澄是故意绕开了还是已经走了,只是带着那把江澄给的油纸伞回了云深不知处。

回到蓝家,蓝曦臣决定还是先去拜见蓝启仁。

到了蓝启仁住所外,蓝曦臣在窗边看见了坐在案前处理公务的蓝启仁。

看到蓝启仁脸上的疲惫以及鬓间的白发,想到那雨夜里江澄的话,顿时自责不已,他确实任性了。

收敛一下情绪,蓝曦臣走到门口,“叔父。”

蓝启仁:“曦臣?进来吧。”

蓝曦臣走进去,对蓝启仁郑重的行了一礼。

蓝启仁一愣:“曦臣,你这是?”

蓝曦臣:“侄儿愚钝,让叔父操心了,这三年来辛苦叔父了,以后宗务还是交还曦臣来处理吧。”

听闻此言,蓝启仁差点失手打翻茶杯,眼眶微微湿润了,连声道:“好!好!好!”

曾经蓝启仁为蓝忘机操心,那时还有蓝曦臣撑着,可是观音庙一事后的蓝曦臣,比之当年的蓝忘机更甚,他甚至担心蓝曦臣是不是要像他的兄长青蘅君一样闭关到死了。

三年了不见蓝曦臣出关,多少人来宽慰过都没有用,最后还是自己逼着他出关的。

可是出关了又如何,还是那个样子,所以蓝启仁又让他带弟子夜猎,其实就是想让他放松一下心情。

其实他已经做好了蓝曦臣长时间想不通了,但是没想到蓝曦臣这次回来居然想通了,虽然脸色还带着几分憔悴,但是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满脸愁苦困惑,他又看到了以前的曦臣了。

见过蓝启仁之后蓝曦臣回了自己的静室,看到了让蓝思追先送回静室的雨伞。

看着画着九瓣莲的紫色油纸伞,蓝曦臣又不收控制的想起了江澄,想起那个消失在雨幕的背影,单薄却又挺拔。

蓝曦臣认真的找了个匣子把伞装进去,打算日后找机会还给江澄。

这是@风落  大大的文,我只是代发!代发!

第七章:

近日来,蓝曦臣为了能救金光瑶与聂明决闭关修炼,而江澄还是该干嘛就干嘛。

有一天,江澄远远的看到蓝曦臣神色匆匆的朝着传送门去。

江澄赶紧跑上去拉住蓝曦臣,“出了什么事?”

蓝曦臣眉头紧皱,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边走边道:“大哥和三弟冲破了封印,修真界恐怕要大乱了。”

江澄一惊,神色也变得凝重,只是蓝曦臣为什么不告诉他?

江澄:“你是如何得知的?为何不通知我?"

蓝曦臣道:“你死后的一百年里,他们曾冲破过,我们没办法渡化他们,但是又杀不了他们,便只能再次封印。那次的封印中多加了每一位宗主的心头血,借此他们再次冲破封印而无人知晓。刚刚我感应到了封印出问题了。”

说着蓝曦臣看了看江澄:“时间来不及,我又怕此事连累你。更何况我知道你也不想见他们,便沒派人去通知你。"

江澄听到这里,眼皮子抬了抬,看了看蓝曦臣。

蓝曦臣的眼睛里倒映出了他的模样,清晰得仿佛在发光。

江澄微微不自在,轻轻避开蓝曦臣的目光,“走吧,我一起去。”

蓝曦臣不说话,但是也知道江澄不回改变主意,等江澄易容成莲的样子后,两人一起朝着下界飞去。

到达了目的地,尸体遍地都是,俩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好像来迟了。

突然,一声喊声传了过来:“阿凌。”

俩人的脚步一顿,对望一眼便飞快的朝喊声方向飞去。

现场情况十分危急,容不得犹豫,江澄飞身而上,接住了金光瑶的攻击,与其纠缠在一起。

有人救援,江厌离松了一口气,非快的跑过去检查金凌的情况,发现他没事才松了口气。

江厌离有些后怕的抱住了金凌,温热身体驱走了她的不安,若是金凌出了事,她该怎么办,想都不敢想。

而金凌任由江厌离检查与怀抱,盯着那道身影,生死一刻间,他好像看到了舅舅,可是再看却不是那张熟悉严肃的脸。

以前他有危险时,无论江澄离他有多远,都会赶来救他的,但那也只是以前了。

这个背影和舅舅的真的好像啊!金凌愣愣的想着。

突然,金凌泪如婆娑,不一会打湿了江厌离的衣服,他看着远处那个身影和脑海中的身影交替,忍不住轻唤声:舅舅。

江厌离听到了,愣了一下,也无声的流着眼泪。

金子轩赶了过来,抱住了母子,然后看向那边打斗的身影。

不一会儿金光瑶就从天上掉了下来,身后跟着剑一道飞了过来。

金凌想都不想便扑了上去,江澄大惊,要收剑已经不可能了,只得急急转了剑式。

剑气堪堪从金凌身边划过,劈向一边的大树,树应声碎开,几乎成渣。

江厌离惊吓的心都提嗓子眼里,就差一点点,还好没有伤到金凌,她才把心放下来。

江澄:“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若不是我修为高,急忙转了剑式,你便是我剑下的亡魂,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是如此任性?你想过你爹娘吗?"

金凌愣愣的看着前面的人,穿着一身紫衣,明明不是舅舅的脸,可是为什么连教训他的话都那么像舅舅。

看着那张陌生的脸,金凌红着眼低下头,不是舅舅,金凌内心失望又难过,坚定道:“我知道!"

而江澄只是望着他,毫无感情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什么。

金凌继续道:“也许他在别人眼里是罪大恶极,但在我眼里,他是我小叔,我的亲人。我从生下来便父母双亡,是小叔与舅舅将我抚养成人,教我做人的道理,他们把爰都给我。我已经失去一位了,不想再失去,若你想杀便连我都杀了吧,我不想再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了。”

金凌说完,眼泪便忍不住掉个了下来,一滴滴都落到了金光瑶的脸上,那双抱着金光瑶的手却不曾放开。

江澄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金凌,良久才道:“若是我能救他?"

金凌抬起惊喜的脸道:“真的吗?若你能救小叔,便让我做牛做马或一命换一命都可以。”

说着,金凌连忙跪在地上磕头。

看着这样的金凌,江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让他离开。

其实江澄是知道如何去掉怨气的,那就是九瓣莲,九瓣莲是神界的圣物。

传言道:只要你得九瓣莲,哪怕你是残魂它都能起死回生,甚至是医百骨也不在话下。

江澄知道金光瑶他必须渡,算是为了金凌吧,他不想看到金凌痛苦。

但凡事总有代价,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若金光瑶能挺过来就成,若不能就是世间最厉害的人来了也救不了他。

江澄施法,九瓣莲从身体里飞了出去,要断一片花瓣,对江澄来说也是痛苦的,但是为了金凌,他硬生生的忍着。

蓝曦臣这边安抚着聂明决,却还是不行。

最后蓝曦臣用自己的血与聂怀桑的血融合一起便吹起了往生的曲子,聂明决很是痛苦的吼叫。

聂怀桑心疼的看着这一切,终于还是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抱住聂明决,一声声的喊着大哥大哥,渐渐的聂明决不再痛苦,虚弱的唤了一声怀桑。

聂怀桑喜极而泣。

蓝曦臣放下心来,后背全是汗,转过身看向另一边,江澄在渡金光瑶,除了脸苍白,好像无它。

蓝曦臣知道这时不能过去扰乱江澄,于是静静的站在一边。

时机差不多了,江澄朝空中撕了一个口子。大喝一声:"冥使何在?”

不一会儿便有声传来:“何人唤我。"

随后便出现两个黑衣人,看到前面的的江澄和蓝曦臣,拱手道:“参见泽芜上神,参见紫莲上神。"

上神?仙门百家倒吸一口气,却无人敢讨论。

江澄知道金光瑶与聂明决待在这儿的时间不宜过长,便朝冥使道:“劳烦送这二位投胎转世。”

冥使看了看道:“谨遵上神令。"

冥使走后,江澄终于撑不住了,一口血吐了出来快速朝地上倒下去,身边的蓝曦臣眼疾手快的扶住他,然后听见他说了一句带他离开。

蓝曦臣知道江澄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江澄情况如何,于是第一次失礼的没有跟任何人告别就带着江澄离开了,

聂明决与金光瑶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只能急匆匆的留下一句:要金凌(聂怀桑丿好好的。"

金凌红着眼,这句话舅舅也曾说过,然后他就再也没有舅舅了。

@风落 

写给风落《前世缘今生续》文评

在这篇里我比较喜欢叶子阳,他是跟着江澄来到异世的,同时也了解了江澄的前世,得知江澄的不易,很是心疼,同时他也告诉了江澄他会一直陪着的,就如他对魏无羡说的话:云梦双杰你给不了,我可以,父爱母爱江先生和虞夫人给不了,我姨夫姨妈可以。然而他看到江所经历的事除了心疼更多的是难过。

江澄回去是因为渡劫,在这里和蓝曦臣朝夕相处而产生了感情,江澄知道他要回去,蓝曦臣亦是,但他们珍惜眼下,不想留遗憾。

而江澄与金凌的还是一个样,江澄回来对于金凌来说是惊喜,因为他知道他的父母与外祖父丶外祖婆能回来是因为江澄,他也曾做过梦梦见过舅舅,但都是他追也追不上,可是这次的拥抱才能让他感到真实。

而当江澄再一次重伤时,他才感受了绝望与无力。还好有贵人相助让江澄渡过了一劫。最后江澄也告诉了金凌他要回去,因为怕他不开心,而金凌也愿意接受这个结局,因为他不想用他再来束缚他舅舅了。

而对于魏无羡与江家的一切江澄放下了,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生话,幸福安康才是真!

而他与蓝曦臣能够在一起多亏了小爱的御夙帮忙让他们在一起并且有了两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在这篇文里我感受到了所有人都放下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才是最幸福的!

@风落 写的不好望见谅!


写给得君一顾应无恙《不可结缘》文评

其实说实话我是因孤山不孤也就是不可结缘认识了大大,曾多次错开,但幸运的是最后没有再错开了,我很有幸的认识了大大,让我觉得很开心

让我记住这篇文章的便是江澄死在乱葬岗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无人知晓,让人觉得很心疼。

然后因为不甘,复仇而活,可代价却是亲人害怕的犬妖,所以明知道亲人在哪也不去相认,只能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他们,护他们周全。

在送亲人到达目的时,和蓝曦臣相遇,蓝曦臣想用清心音帮他控制妖气,用他的力量打败温氏取的胜利,而江澄正有此意,也愿意配合。最后在忘羡受困时出现,带着他们拿下莲花坞,重新回到江家。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在射日之争取的胜利的时候蓝曦臣为江澄脱离妖身寻了很多的办法,而江澄也承诺只要有办法变回正常时,他愿意。但在他不意间伤了魏无羡时,才发现他的魂魄与妖身融合了一起,而蓝曦臣寻找的方法不过是对生魂行,而死魂却不可以,仿佛是老天开了个玩笑,在他以为有希望时,不过是绝望。

人与妖本身就不会好好的相处,因为人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而江澄早已预料了,所以在有人觊觎他的控妖术时早已安排一却,最后和魏无羡决斗判出江家。

刚开始时,如果他做下不可挽回的事是希望死在蓝曦臣手里,最后在经历舅舅、阿姐的事之后,如果有来生愿做猪做狗有三不愿:一愿不遇温家人;二愿不做仙门人土;三愿不识蓝曦臣,宁愿自己魂飞魄散也不愿死在蓝曦臣的手里。

就是不知道这个故事能不能有个 结局呢?我是真的很喜欢,但我也知道有些事强求不来,只希望大大三次元开心快乐!@得君一顾应无恙 


温暖的弦《暖舍》文评

大大虽然写过很多曦澄的文,但我比较喜欢暖舍。觉得里面的曦澄很温馨,有一种细水长流的感觉,让人向往的生活。

大大写的是乱葬岗后的十三年的事,从江澄失去阿姐到重振家族一一重现,让我认识到江澄的不易,但好在有个人愿意把自己的肩膀给江澄靠,虽然这时候他们不过是点头之交但还是想把自己的肩膀给江澄靠真好。

江澄在重振家族遇到了很多的麻烦,但好在身边有蓝曦臣,在蓝曦臣的指导下一次次的浴火重生并壮大江家。而他们在相处中产生了感情并告白在一起,虽然被蓝启仁发现了让他们断了,但蓝曦臣并没有放弃。在江澄生日的时候拜堂成亲并认了一个儿子景仪。

七年后,由于江澄在追查鬼修的行动中被一个穿着江家校服的门生向江澄行刺被小九救了。

在蓝曦臣生辰的时候蓝忘机去芜湖三个时辰没有出来,而江澄作为下令封山的人必须去一趟,最后江澄凭借蓝曦臣的灵力找到了蓝忘机,更因此发现了吸灵力的虫子。在收到消息而来的蓝曦臣也发现了,俩人便联手破了浓雾。在大家以为事情结束时突然有人要杀江澄而被蓝曦臣摛住,指尖受了伤也因此中了蛊毒和符咒。也因此事蓝启仁知道了他们的事。最后为救道侣,他取了一滴心头血混在解咒里,虽然成功的从蓝曦臣身体蛊毒转引景仪身上,也成功的从景仪的身体里引出了两对蛊,而他们身体所受的伤害由江澄来负,更因此事俩人还失去了关于江澄的记忆。

但好在最后俩人在一起了!

还有一个意难平的就是小九和江晓,真的很喜欢这对。

感觉很差,但还是@温暖的弦 大大一下吧!还望大大开心每一天!




簪子和手琏收到了,很漂亮,我非常喜欢,非常感谢@温暖的弦 大大,大大辛苦了!

第六章:缘起

清晨,一个白衣人影翩然而至,轻轻叩响了紫莲的仙府大门。

片刻之后,一个小童打开了门,看着门外人,示礼:“不知是那位仙君到访?”

蓝曦臣:“我是泽芜神君,与你家紫莲神君是旧识,今日寻他有事。劳烦仙童通报一声,就说蓝曦臣请见。”

小童:“原来是泽芜神君,神君请进。我去唤神君。”

蓝曦臣随着小童走进了江澄的仙府。走进府里看到了一大水池,水池里种满了荷花,水池的中央修了一座横桥,还在桥上修了一个亭子,有点像莲花坞。

一眼,蓝曦臣就看到了江澄在水池中央摘藕。

小童上前行礼,“神君,泽芜神君找。”

“知道了。”江澄一边回答一边上了岸。

蓝曦臣:“你这是在做什么?”

江澄:“弄吃的,闲暇之余,自己动手,也是一种乐趣。”

蓝曦臣:“那我帮你。”

“自然可以!”江澄想到上次蓝曦臣做的饭挺好吃的。

当然,江澄也没有想到会做饭的蓝曦臣也有不会的。

比如剁排骨,应该很简单的,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看到厨方的案发现场:案板与桌子断成了两半截,排骨也是大小不一的。

这是用多大的力气才会搞成这样的,难道他做一次饭就要毁一次厨房吗?

蓝曦臣看到江澄一脸震惊的样子赶紧解释道:“简单的我会做,但我没有剁过东西一时没控制住力气便成这样了。”

江澄无奈扶额,只能让蓝曦臣停手,让他站一边,江澄慢慢的收拾。

江澄:“没关系,谁还没个第一次呢!下次力气小一点就行了。”

蓝曦臣静静的看着江澄把屋里打扫干净,然后熟练的开始准备食材,将排骨放人汤里,等排骨熬熟后放入藕片。

一看这阵式,蓝曦臣就知道江澄是经常做的,再想到金凌是他带大的,也猜到了江澄这一手好厨艺,多半是为了金凌。 

有些心酸,但是也有些温馨。 

莲藕排骨汤熬好了后,一阵阵的香味从汤里散发出来,诱人极了。

桌上,看到面前色香味的排骨,蓝曦臣心里暖暖的。

江澄:“快吃啊!冷了就不好吃啦!”

蓝曦臣盯着汤发呆,江澄挑眉,出声提醒。 

“好。”蓝曦臣连忙喝了一口,很好喝。然后他突然的就想跟江澄说一些连蓝忘机和蓝启仁都没有说过的话,“以前蓝家遭了难,我携卷潜逃的日子,若不是三弟相救,恐怕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去。那时,我洗个衣服都能把衣服洗烂,厨房更是没有进去过,我的一日三餐都是他弄的,直到后来重建蓝家也是他和大哥帮助我良多,而我......。”

蓝曦臣失落的垂下了眼眸。

江澄:“你想救他们?"

蓝曦臣苦笑:“自然是想的,可是神界的人不能插手修真界的事。”

江澄:“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他们还是人吗?蓝曦臣,神界之人不能插手凡界之事,是怕改了凡人的命数。可是金光瑶和聂明玦已经死了,你改变不了他们什么,超度他们,送入轮回还是可以的。但你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

蓝曦臣:“找到了,只是以我现在的神力还无法超渡他们,我要好好的修炼再去。

江澄愣了愣,以为蓝曦臣很强大,却不曾想他也有办不到的事。

江澄:“如果需要我帮忙也尽管开口。”

蓝曦臣:“好。”

蓝曦臣望着现在的江澄,眼里还是没有任何感情,可为什么自己觉得他变了,变得让人捉摸不透呢!

第五章:结友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蓝曦臣不知不觉地再次的来到莲花池边,看向池面上仙雾缭绕,艳丽的荷花像被披上了神秘的纱。随着阳光的出来照耀池里,而莲花随着阳光的亭亭玉立的站在池里,真的是好看极了。

蓝曦臣以为没人,却不曾想有人比他早到。

还真是有缘啊!看到对面缓缓而来的江澄,蓝曦臣在心里想到。

两人见面,相互见礼问好。

“泽芜神君在这赏风景吗?”江澄问道。

“此处风景甚好,且比较清净。”蓝曦臣回答,沉吟一下又道:“你我也是旧识,你大可不必叫我泽芜神君。唤我的名字即可。”

江澄思考再三:“好,曦臣兄。”

蓝曦臣:“既然这样我唤你阿澄吧。”

江澄点了点头。

蓝曦臣有微微沉默了。

看到蓝曦臣脸色的思虑,江澄挑眉问道:“可是遇到难题了?”

蓝曦臣愣了一下,无奈道: “天帝赐了神府给我,我又素来喜爱玉兰树,就想种玉兰树。奈何……”

江澄:“我有个朋友是专门种树的,他应该有,有时间我帮你找找。”

蓝曦臣一喜,又有些犹豫道:“这会不会很为难?“。

江澄:“无碍”

蓝曦臣:“如此,就麻烦阿澄了。”

于是,得空之余,江澄就来到了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桃花林,

走到最深处便看到了两人在下棋,便是阮上神和灵上神,此二人是道侣。

话说江澄与他们是怎么相识的?

不过是江澄刚渡劫,第一次参加宴会,而那时灵上神看到江澄觉得他好玩,便挑逗了一下,于是俩人便打了起来,最后不打不相识,成为了朋友。

“我要五十株玉兰的小树苗。”江澄不客气的说话

而灵上神一脸惊吓的问道:“你要什么?”

好神奇啊!这是江澄吗?他是喜欢花草的人吗?

灵:“你觉得我有吗?玉兰树凡间多的是,干嘛不去凡间寻?”

江澄鄙夷道:“你觉得凡间的东西来到神界能活?再说你会没有,说出来都没有人信。”

灵附和道:“这倒也是,不是你好像不怎么种树的,怎么突然要呢?”

“不会是千年铁树开花了吧!送给那位神女啊!不知我可认识?”灵一脸不怀好意的道

“不是,以前的故人,就是刚飞升不久的泽芜神君,他想要,不知你给不给?”江澄回答道

灵:“哦哦...给是肯定给的,但是按老规矩来办事,一万俩黄金对你这个财神爷来说不贵吧。”

江澄看了灵一下,点了点头:“好。待会我把钱送过来”

看到江澄这么痛快的答应了,灵也喜滋滋的去弄树苗了。

于是,就剩江澄和阮两人坐着等着灵回来。

阮不怎么爱说话,江澄亦不是多话的人,所以,就是一片沉默。

等灵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就是他们谁也不理谁,安静的坐着,且都是面无表情。

灵叹了一口气,把东西给江澄,:“给,可别忘了钱。”

江澄起身。接过东西:“放心,少不了。”

树苗拿到了,江澄也起身告辞了。

江澄来到了泽芜神府,敲了敲门,不曾想开门的是蓝曦臣。

蓝曦臣开门就看到江澄,于是连忙让开将人迎了进去。

江澄一进去就感觉有些冷清,什么都没有,还是有点荒凉的。

江澄拿出乾坤袋递给蓝曦臣,道:“我只找到了五十株不知道你够不够?”

“够了,够了,谢谢你。”蓝曦臣微笑着,对于江澄的帮忙,是真的感谢。

江澄:“不用谢,你这个要亲自种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蓝曦臣想了想,然后点头。

庭院里,两人一起合作,温馨自然,把五十株的树苗全部种完。

蓝曦臣做了饭菜,留了江澄吃饭。

“曦臣兄这么贤惠,不知日后便宜那位神女。”江澄突调侃道。

蓝曦臣笑了笑道:“阿澄说笑了。”

“天色不找了,我该离开了。”江澄看了看外面,转头道:“日后,还望曦臣兄能到我的府邸游玩,江某自当好好招待。”

蓝曦臣:“好,有空我一定到。”

江澄:“告辞!”

蓝曦臣送江澄出门,直到江澄的身影消失,他才转身回去。

第四章:遇有缘人

七月十九日是个好日子,因为这天是凡间的烧香会,虽然这些对于神来说不在乎,但有个理由去凡间游玩也是不错的选择。

相对的,这天传送门也会很热闹。

人很多,蓝曦臣也是其中一个,他眼尖的发现江澄也进入传送门,看着有些出神。

来到自己的庙里,看着庙里的香火旺盛,百姓虔诚膜拜的样子有些心疼,待了一会便离开了。

在街上走走停停,蓝曦臣也无聊的四处看一看。

突然看到有个人在巷子里摆摊算命,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江澄,心下一喜,蓝曦臣便打算过去。刚抬脚,又想起来什么,于是隐身之后来到江澄的身边。

江澄知道有人向他靠近,但发现没有恶意便没有管他,看自己的书。

而蓝曦臣知道江澄是使用了幻术把真实的容貌隐藏起来,披着头发,也穿着紫衣。而布上还写着只算有缘人。

好熟悉的场景,像在哪看到过呢?

蓝曦臣微微颔首,沉默着。

今天是烧香会,江厌离与金子轩一起来烧香不求别的,只求上苍保佑,能让他们聚齐江澄的魂魄。

只是刚走进这条巷子,就看到另一条路,以前只有一条路,怎么还有一条?

难道有东西作怪?

想到这里,金子轩下意识的护在江厌离身前,“小心点,有古怪。”

“我想去看看。”江厌离察觉不到危险,她只知道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让她往前走,不要错过。

看到江厌离坚定的眼神,金子轩只好点头,然后陪着她朝着从未走过的路走去。走了不久却发现只是一位算命的先生。

这人长得很普通,只是他有一双和江澄一样的的眼睛,眼里没有任何感情。

看到那双眼睛,江厌离愣住了。

江澄同样晃了一下神,随后开口道:“在下莲,今日在此,只等有缘人。既然我与二位有缘,便可以为二位算一褂。”

江厌离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我自己没什么想算的,但我想算一下我弟弟。”

江澄道:“把他的生辰写出来,我便可以算出他的今生来世。”

说完便把笔和纸递了过去。

看到江厌离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江澄心下微微一叹。

手指掐诀,片刻之后停下,望向江厌离。

江厌离手绞着手,期待的看着江澄,心里很紧张,希望有个好的结果。

江澄:“一生凄苦,结局是魂飞魄散且没有来世。”

江厌离的身体晃了晃,金子轩赶紧扶着她并问了一句:“可有办法救他?”

江澄摇了摇头。

看着江厌离的眼里的光没了,道一声谢留下了银子便要离开,江澄叫住了人, “我只算跟我有缘的,不收任何费用。”

江厌离看了看他,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看到江厌离离去背影江澄只能在心里说声对不起。

但又想到还有个人在边上,”看了这么久可以出来了吗?”

眼见被发现了,蓝曦臣只好现了身。

“皎皎君子的泽芜神君什么时候有偷听他人说话的习惯?”江澄静静的看着蓝曦臣,毫不客气的开口。

蓝曦臣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点好奇。”

江澄呵的一声笑,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把东西装进了乾坤袋里,江澄转身就走。

蓝曦臣:“你不算了?”

“我只算有缘人。而且只算一位。”江澄一边回答一边走。

等他们走出去,这条小路消失了。

蓝曦臣看了一眼消失的小路,又看向向前走的江澄。

蓝曦臣突然道:“上次替我和魏公子算命也是你。”

“是。”江澄毫不隐瞒地回答。

蓝曦臣:“既然这样你应该知道魏公子包括你的父母,他们都在想法子救你,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们你还活着,还是你已经不在意了?”

江澄:“对,我不在意了。”

心里那一丝疼,江澄选择了忽视。

听到这个回答,蓝曦臣愣住了。

他还记得那天,他也是同样的回答,却惹得魏无羡大发雷霆,恨不得将他撕了。

那样的情形,蓝曦臣只好上前解围,让他替他算一卦,看他以后会如何?却没想到是成神。

离开后,魏无羡对他说:“蓝大哥,若是日后你成神后,帮我看看在神界有没有复活人的书。”

如今,江澄说不在意,那魏无羡他们的坚持到底有什么意义?

皆说人心易变,难道神也是如此吗?

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背影,眼神暗了暗。 

此后,闭口不提从前,他们在凡间尽情的玩耍,天黑之后才离开凡世。